温馨提示:6080新视觉影院不提供站内播放功能
Ps:观看记录戳这个图标→
    loading...
本站网址:www.gzgdby.com
网址速记:广州广东包邮

李诚儒:我认为凯歌嘴下留情,说我说得不重

时间:2020-10-31 15:17:27阅读:4465
《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第四期播出的第二天,我们在上海郊区的一家酒店里,见到了拍戏间隙的李诚儒。“现在网上都在炒我和陈凯歌那段啊。”李诚儒挠了挠头。那是《无极》表演片段之后,当时李诚儒直言“受评论影响”没有看过《无极》原片,还补充说是因为陈凯歌之前拍《霸王
  • 著名演员李保田的儿子,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,但一直未踏入影视圈,近几年,李与李保田…

演员请就位》第二季第四期播出的第二天,我们在上海郊区的一家酒店里,见到了拍戏间隙的李诚儒。

“现在网上都在炒我和陈凯歌那段啊。”李诚儒挠了挠头。

那是《无极》表演片段之后,当时李诚儒直言“受评论影响”没有看过《无极》原片,还补充说是因为陈凯歌之前拍《霸王别姬》标准太高,以致于“凯歌导演后来的片子我都没敢看,因为现在很多电影形式大于内容”。

听完这样一番话之后,陈凯歌展开了对李诚儒的强势输出:

截图自《演员请就位2》,陈凯歌回应李诚儒对《无极》的评价

在一个期期必有大大小小的话题轮番登上热搜的节目里,李诚儒独自坐在了一个第三方的位置上,一方面他要对台上的演员给出真情实感的评价,另一方面,他还要应对四位导演的认同与反对。

可是走出这个节目,李诚儒感受到了更多观众的喜爱,也收到了几百条来自同行的信息,还有同事叫他“人民英雄”,但也有朋友劝他,这多影响个人资源啊,可还有一些朋友跟他分析:“不过现在也讲流量也讲网红,你这一说不要紧,虽然是损失了一些资源,流失了导演,但你这网红现在又能弥补,反正挺奇怪的。”

“我现在是老戏骨加网红。”李诚儒说。

李诚儒前两天发布的打碟图,也引发了相关热议

凯歌导演的话,我不认为是攻击。

我就是“老艺人”,我认为很多老艺人身上的东西是值得学习的。继承发展,没有继承,不要谈发展,不要看了几部美国大片,就认为自己就全行了。你是中国人,你拍的是中国戏,你演的是中国戏,还是应该从中国的民族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,这是我对导演和演员们的忠告。

我没有离开这个社会,我每天都生活在这个氛围当中,手机我也会用,我也会发微信,我也会打字,我也会刷支付宝,我没有离开,有了一些好作品,我也会看。

何况我还在圈子里,每年都在拍着戏,虽然是打酱油,因为你这个岁数你再要求说我大男一,那不可能。

男十号就挺好了,还享受10小时工作时间待遇,很知足了,真的。因为它不给你写一些老年人的戏,它就写十八九岁的,对不对?你甚至现在30岁的演员都已经困惑了。这个我一直就看得清跟接受。

截图自《人生若如初见》首版预告,李诚儒

咱得说句公道话,这个栏目组里可以有《无极》的作品,可是我也说真心话,我真的是不想再触及《无极》这个作品,不想触动凯歌的......他不也说了,“我怎么可能不在意,我始终都是在意的,因为这是我的作品,就好像我的儿女一样”。

可是我真没看,可是我听到的是真烂。当时的舆论都是这样是吧?可我怎么说呢?我只能说我看过凯歌导演的《霸王别姬》,甚至现在电视里只要放,我只要看到我还在看,所以才发现后来的作品我就不敢看了。

截图自2020年韩国重映版《霸王别姬》预告,张国荣饰演程蝶衣

其实我心里还是想给凯歌一个鼓励,就差一句“我希望凯歌导演今后能够拍出不敢说超越《霸王别姬》、起码和霸王别姬并驾齐驱的作品”,我当时差这么一句激励。

因为当时我就挖空心思怎么来回避这个问题,其实回避不了。

因为你只要说你没看,或者你说你听说不好看,甚至我又画蛇添足,说了一句“从《霸王别姬》以后就再也没看”,凯歌当然是不高兴了,我认为凯歌嘴下留情,说我说得不重,他当时骂两句怎么办?

所以我觉得很受用,无外乎就说了我一句“老艺人”,老了,行。

截图自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谈《无极》

我现在肚子里装着好几百道传统戏,都是好几十年的,对不对?今天既然你采访我是吧?凯歌也说我是老艺人,我就老一回,老艺人现在给大家唱一段绝响,60年的老戏。

这个都知道关羽在曹营是三天一小宴,五天一大宴,上马金,下马银,曹操热情款待的。有一天关羽迟到,古人对迟到也是很忌讳的,说关将军为何今日来迟,(关羽说)我这马太差了,脚力不行,曹操说为大将者,怎可无有坐骑?白门楼吕布的赤兔马,现在我手中,今日赠予将军,关羽高兴,在这唱了4句:

自从下邳来归汉,丞相待某恩情宽,唯有今日赠走战,某千里寻兄一日还。

凯歌导演,我确实是个老艺人,听说你要拍京剧的大戏,希望我们两个合作拍一部与《霸王别姬》并驾齐驱的作品。他在侧幕的时候跟我聊这个事了,他说咱俩不合作,那真是一种遗憾。

当然可能是扔给我一枣,我觉得挺甜。

尔冬升导演确实是说要一块去吃饭喝酒聊聊天什么的,我不喜欢,因为我也不喝酒,因为我热爱我的职业,因为一个演员切不可喝酒,尤其喝大酒。

我们看到很多老艺术家,过了60岁以后真的没台词。那个时候往往一年耗在一个剧组里边,所以养成了几个人凑在一块喝酒的习惯了。咱们就说长影厂的一位我们很尊敬的演员,他就年轻时喜欢喝大酒,后来几乎记不住词了。

既然有前车之鉴,我们为什么不爱护自己?

这个栏目当中,也有很多演员请我吃饭,也有很多演员送了点小礼品,我一看就不允许,坐那我还说你不说你?

所以我更不会跟他们坐在一块去吃饭喝酒,哪怕咱栏目都完了,说你李诚儒这人真孙子、说话真刻薄,可是这角色他真合适,你们非要跟我合作,咱们就好好合作,一笑没什么过不去的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

第二季我本来不想来,栏目组再三要求。

时间都比较长,都整夜整夜地录。你想想,8个作品,而且我那位置还在侧面,还得仰头看着屏幕,然后又没有字幕,努力地去听台词。

所以我为什么几次说台词的问题,不是无声片,是有声片,多小声的说话,也应该让观众听得清清楚楚。

宝剑扎到胸口,都是死肉对吧?后来我朋友给我发网上的视频,其实我在大屏幕还看不太清楚,哼哼哈哈又没台词,一句词是没听见啊,我就觉得这哪是俩大侠,就俩年轻人在那聊天,但是宝剑扎过来我是知道啊,确实没反应。等我再一看朋友们给我发来的这些小视频,脸上也没表情,什么都没有。

你是干这块料的,您先拜师学艺是不是?慢慢做起,该演龙套演龙套,10年8年地往上熬,这是一条必经之路。

为什么要上这个栏目来?他想抄近道。

我不管谁说我“老艺人”、京剧老不老,它真是有我们要借鉴的东西,你得拜师学艺,你得有真能耐。咱们哪怕说武侠,哪位武侠小说作家想写这个人今后是奇才,他也要历经了多少,偶然吃了个什么毒蛇的胆了,偶然吃了哪个熊的什么了,然后又收了谁的真气而功力大增了,没10年8年也不行。你甭管令狐冲,还是张无忌。

现在好,总体上就是两个字:浮躁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、郭敬明因何昶希的表演而Battle

第二季第二期郭敬明发完S卡了,但是因S卡而引发的争议没停,于是就出现了小女孩(指董思怡)在台上问四位导演发S卡的标准是什么。

我听到很多演员在幕后已经急了,幕后要退赛,这事是有的。你试想一下,如果40个演员有20个突然间跑了,这怎么办?栏目组是在考虑这个问题,所以我觉得这小女孩这么一发问,肯定是希望四个导演能够有所解释。

大鹏就先问郭敬明,郭敬明说“我喜欢他(何昶希),我就是想跟他合作”。这可把我的火给点着了,我说这栏目你一人玩,你想怎么着?

所以这才有了后来陈凯歌说“我看诚儒老师已经情绪很大了,也有点不吐不快的意思,这还是诚儒老师先说了”。发言之前,我还是问准了他们,我能不能评论你们导演发S卡的事情?当然可以的。于是我才正式地说,我不喜欢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的各种行为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、郭敬明因S卡而现场Battle

我也不认为我是被当枪使了,我反而感谢他,要让我说,总比不让我说好,那不让说话不憋死了,我说出来,这起码我痛快了,是吧?

明明白白的是与非、对与错,仍然还能引起一些争议或者非议,这倒反而使我困惑。虽然基本上这件事是一面倒,支持我的人是很多的,但你总得有个是非,总得有个对错,总得有个规则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
我觉得演员的成功和今后能不能走上演艺之路,绝不是捧和哄。

在这方面,我跟现在的很多说法是不同的,我认为必须严厉、必须严格、必须高压才能出人才,这个可能与我梨园世家有关,家里都是搞京剧的,受京剧的影响很大。

京剧任何一个班社在培养徒弟的时候,那是很严苛的。我就举一个例子,比如说“打通堂”,演出完了回来,五六十个孩子,谁也不能跑,挨个打一遍,这就叫“打通堂”。这一下就等于是提高了你的责任心的意识——我可不能出错,我要出错,就会因为我而打了全班人。

以前跟着恩师董行佶学习,一学就是十年时间,每周去一次,往往会因为一句台词而耗时很久。

李诚儒旧照

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有一句词是“在朝鲜的每一天”,我一说,董老师就说,你没去过,你要去过再唱。念了三个半小时,老师说:“好,今天就到这,下次还这样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
为了念好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,我特意去美术馆看了一张特别大的油画《激战松骨峰》,下一次,当我再去董老师家里念“在朝鲜的每一天”时,脑海里都是这幅画上的志愿军战士的脸。这一次,我收获了唯一一次表扬。

现在都哄着,全是宝贝。

我经常说这么一句话,你爸爸妈妈可以宠着你,可是你一旦步入社会,各行各业都有竞争,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所以现在为什么很多年轻人无病呻吟,都不得了,你说一句不行了,甚至不认识他都不行,是吧?

去年不闹出这么一事了吗?有这么一位老艺人,因为不认识某某某或者没听过某某某,那就给扒得稀里哗啦的。

截图自微博

我不知道影视这块对偶像的定义是什么,但还是要看他的作品,如果说四五部真的是好,成为某些人的偶像,也无可厚非,关键你要没作品,你也成为偶像,这我就没法说了。

你提到了陈宥维的粉丝不让他拥抱女演员,我的观点是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氛围中,你何必要受别人左右,而且你作为演员,装什么像什么,对不对?剧情需要你该拥抱就得拥抱,是吧?

圈里有很多女演员曾经受到过自己朋友的约束,不许拍裸戏。裸戏当然咱们现在也不允许。而吻戏为什么也不允许呢?咱们好不容易冲破了百余年来的桎梏,当年在西方很多吻戏也要被剪掉的,后来才突破了。我们这是从八九十年代允许了,为什么不可以?只是你拍得美不美的问题。

你像这次这栏目里边这俩孩子,真的都看到粘液了,这就说明他们拍摄没有技巧。粘液绝不是雨水,不是鼻涕就是唾液,演员们没有很好地控制。

我反对观众裹挟演员,其实不存在。很多粉丝你认识吗?你根本不知道,你何必在意。

截图自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评价小彩旗、晏紫东的《恶作剧之吻》表演

第一季《演员请就位》之后,再到剧组拍戏,我的很多合作者甚至称呼我为“人民英雄”。我有点受宠若惊,我只不过说了几句真话。

这么高的称谓,为什么?因为说真话的太少了,大家好像都不敢得罪人,因为你不能不考虑网络暴力。而我好在哪呢?我自己没有微博,公司有一个微博号,但是我也不看,好的坏的我都听不到。手机我也是行使它的正常功能,说说工作的事,讨论一下剧本,其他的我也不掺和。

有的同学也会约着吃饭,说还是让我注意,最好还是委婉一点,说你要真想说你心里话的时候,前面能不能有五句夸人家的?我说那我试试,你猜怎么着?第二季一去,我这么一试不要紧,狗屁不是,就根本不是我。

有一场陈凯歌导演说我怎么突然变客气了,我说挺好的,其实我那“挺好的”语气是没法再说了,凯歌是故意逗我的。可是孩子们又确实真辛苦,有时候也不忍心说,其实这样还是不对,应该把自己看到的不对的地方说出来,告诉孩子们今后要注意什么。

所以那一场之后觉得,违心太难受了,还是要说自己要说的真话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

我当年考文艺团体,哪儿都没有考上,所以我特别羡慕那些十八岁高中毕业就考上北电中戏的演员,但是我也为他们惋惜,因为他们没有在社会上学到更多的东西。演员是文化积累和社会阅历的积累,四年也没学到什么真的东西。

头一年解放天性,学猫学狗学鸭叫,第二年开始排小品,第三年轰出去社会实践,第四年回来拍大戏,很多大学四年学表演的毕业生,到了剧组跟傻瓜一样。

当年拍《你是我的生命》,我提前杀青,要走的那天,贾乃亮特意把我扶正,给我深深地鞠了一躬,说:“我在电影学院四年的学习,不如和您拍戏两个月。”

前两天我还在微信上告诉杨志刚:“背书式的台词不是风格,而且演员不要追求风格,因为演员要塑造不同的角色,怎么可能是一种风格?望思之。”其实发完之后我也会想,兄弟可能不太高兴,但是我说的是真话,我是真心想为他好,我是真希望他改变一下他那种固有的表演风格和台词风格。他说“谢谢哥,回京再聚。”

李诚儒在《演员请就位2》中评价香港演员孙阳的表演

我在《大腕》那场戏,是冯小刚通过赵宝刚请我去的,他认为我绝对可以拿下来。

十点半到了现场,给了我一页纸,全是我的。放完饭之后大约下午两点,他跟我说要在一分半钟之内完成,我说你怎么还规定我时间,他说你可不知道,要是每个镜头你都不控制,一个电影院一天就少放一场。全国当时已经3万块银幕了,那就是一天少3万场,对吧?所以他说公司要求这个片子不能超过一小时五十分钟。

我就跟冯小刚提个要求,你都准备好了再叫我,我说我集中我全部的精力一条过。“咔嚓”一下下来,当时片场掌声雷动。冯小刚离开他的监视器过来拥抱着我,我说我走了,你后面再有什么戏我也不拍了。

离开片场,我又回到北影厂又去拍《我这一辈子》,这就起码过了三个小时了。我一边化妆一边抽着烟,化妆师问我,你怎么手直哆嗦?我说是刚才去帮他们拍那场戏拍的。我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拍过这么一场戏,高度集中。通过这一场戏这一个镜头,我认为演员首先是要忘我的,但脑子里还是要有一个小我。

李诚儒在冯小刚作品《大腕》中的经典表演截图

现在很多人质疑我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评,我就凭这个我就有资格。

我跟恩师董行佶学习了十年,没有考进院团,到现在也没有文艺团体。很多演员像我这个岁数都已经是从文艺团体退休了,拿着退休金,派系政治,些许劳务,很美的事,也都分过房,我都没有这种享受待遇。可我没有那种束缚,起码我没有那种为分房而战、为评级而战、为争角色而战的那些勾心斗角的事。所以庆幸还存有这份真诚,可是演员要的就是这份真诚。

现在网上很多人说,我想通过这个节目把名字“李成儒”改成“李诚儒”。

我修正一下,我的身份证就是诚实的“诚”,名字其实很重要,我这个“诚”就是:无论是经商,也要讲诚信;无论是演戏,也要讲真诚。

《演员请就位2》,李诚儒

相关资讯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